体操男队哀兵必胜 体操馆内贴满兵败雅典批评稿

要感谢黄玉斌的当然不只是中国队的队员,赛后一位山东记者坦言黄导的一头白发让他十分痛惜,“黄导你之前说过如果这次成绩不超过雅典就跳楼,我们大家都希望你不要跳楼。”这位乡音浓厚的淳朴老记,引起了全场的哄笑,但是感情真挚动人。

黄玉斌也笑着说:“首先,我非常感谢大家让我不跳楼。其次,我也不可能跳楼。第三,经过雅典到北京这4年来,我经历了很多磨难,遇到了很大的挫折,但今天我们成功了,我要感谢支持过我们的人。”

对于今天的这块男团金牌,黄玉斌认为意义非常重大,“我们体操队拿团体冠军,悉尼是第一个,本来想在雅典继续蝉联,但是准备工作的失误导致最终没有实现。这块金牌是6个项目组成,每个人都要发挥出最高水平,我很高兴今天我的队员都表现地非常出色。团体金牌也是这次体操比赛第一块金牌,我希望为以后的比赛开一个好头。”

虽然黄玉斌是桃李满天下,但是带领中国体操队征北京战奥运,还是让黄玉斌感觉到无比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也许从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失利开始就一直压在了黄玉斌的心里。那是中国体操队在奥运上输的最惨的一次,除了滕海滨获得一块金牌,中国队只获得两块铜牌。这次失败也让一部分人把矛头指向了黄玉斌。

在那股“大反思”“大批判”中,很多人提出黄玉斌是不是该让贤了?那两年对黄玉斌来说是个执教生涯以来最黑暗的时候。2004年冬天,他也一度从训练场边离开,不再指导具体的训练。

对于中国体操来说,2004年后的那一年是极度苦涩的,不光是因为雅典奥运的成绩。

2005年,体操规则的改革也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打分不设上限,难度串联也和过去完全不同,“他们毕竟按老规则练了这个项目快20年,让他们突然改掉那么多动作,对谁都不是件容易事。”当时黄玉斌指导就曾经这样告诉过记者。那时候,杨威有了退役的打算,李小鹏长期受伤状态不佳,黄旭也已经不练了,邢傲伟则直接改当了教练。无奈整个队里面只有一帮小队员,每天在训练馆内活动,那个时候的中国体操队其实已经是一种半停滞的状态。

但是对黄玉斌来说,这反而是一件反思和调整的好时机。新规则既是挑战,也是中国体操翻身的机遇,这段时间黄玉斌把所有的心血都放在设计新的高难度体操动作上了,严格保密,严格训练,黄玉斌现在满脑子都是打好翻身仗的事。

“我带队是在2006年,那个时候面临着巨大的困难,我每天跟他们在一起摸爬滚打,大家付出了很多心血”,黄玉斌说,“我们教练组和全体运动员最后还是没有放弃在2008年夺金的这个信念。

随着黄玉斌最终选择坚守,顶着“千年老二”帽子的杨威也决定留下来再搏一次;李小鹏也没有放弃任何一次康复的可能,于是中国体操又有了复苏的迹象。

为了纠正队员们训练时的错误动作,黄玉斌在体操馆内增设了多达三十台的摄像机,做到了每个运动员在训练时都一台摄像机全程跟踪拍摄,以便发现那些容易被人忽视却极易造成致命失误的小动作。而体操馆入口右侧的一面励志墙,在这面墙上,则贴着21篇全国媒体对体操队兵败雅典的批评稿件。这幅“记忆思考墙”为蓝色底,墙的抬头写着“卧薪尝胆二五月,刻骨铭心为零八”十四个大字。

就是在这样的训练和激励下,中国男团迅速从雅典的失利中走出来,重新成为让劲敌胆寒的王者之师。哀兵必胜,中国体操在2006年丹麦奥胡斯崛起,创下了收获8块金牌的成绩。

“不许庆祝!跟它相比,奥运会才是大事情!要庆祝等奥运会结束再说。”黄玉斌告诫他的弟子。黄玉斌希望雅典受挫形成的斗志能被队员们保持下去,直到北京奥运结束。

2008年7月11日是黄玉斌在家乡哈尔滨担任火炬手的日子。跑完他的赛段,他就立刻从哈尔滨返回北京。在火炬传递的过程中,当记者要求黄玉斌说几句祝福奥运的话,黄玉斌说:“一提到奥运,我满脑子里都是训练场上的事,除了为了夺金努力,我什么也说不出。”

经过4年的精心准备,这时中国体操队已经到了“报仇”的时候,此时的黄玉斌对弟子们充满了信心,于是就有了他在中国体操队进村时的前那段壮志豪言:“北京奥运拿几块金牌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金牌数量一定会超过雅典。如果体操队还是仅获一枚金牌,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虽是戏言,但黄玉斌的豪气感动了每一个关注、支持中国体操的人,没人想让黄导去跳楼,而黄导成功的那一刻才是大家最想看到的。颁奖典礼之后,黄玉斌高兴地冲入六弟子的中间,李小鹏等六名冠军成员把各自的金牌都挂在了黄指导的脖子上,大家都在感谢着黄导这四年来的努力,与2000年悉尼的那块金牌比,这块时隔8年的金牌显得更加珍贵,8年间,他们经历了所有的高潮、低潮,他们的难度一次比一次惊险,杨威、李小鹏、黄旭三人从初出茅庐的小将变成了历经人生沉浮的男人。

2008年,黄玉斌已经到了50岁知天命的年纪,回顾过去以往几届奥运会,不少优秀的教练、运动员都在奥运后选择了功成深退,但黄玉斌可他感慨地说:“我这辈子是离不开体操了,从8岁开始练体操一直到现在,我对体操的感情不用多说。”

对于退役的问题,不仅仅黄玉斌自己没有想过,他还希望杨威、李小鹏、黄旭三位老将能够一起和他继续在体操赛场上拼杀。他说:“体操规则改变后,年轻队员要达到很高的A分,必须要经过很多年的训练,因此,老队员都是“金不换”,他们不可能退役。

至于我个人,2008年之后我还会继续为中国体操队服务。况且2008年肯定不是中国最后一次举行奥运会吧?1984年和1996年,美国就两次举办过奥运,这才相隔了12年。我相信20年之内,我们中国还有机会办奥运,我还会率队在家门口拿冠军。

黄玉斌的妻子和儿子在加拿大生活,因此每天训练结束后,他一人在家很孤单:“逢年过节我就特别想他们娘俩。不过有失必有得,关键看你怎么看待。到我这个年龄,已经学会怎样欣赏寂寞,把它化成一种趣味,慢慢地品。188bet金博宝官网妻儿不在身边,但我的内心充实,因为我为祖国培养出了世界冠军。”

为了联络方便,黄玉斌找人帮忙装了网络摄像头,不过他笑着说:“那东西我这个年龄实在用不惯,还是打电话最方便。”实际上,每回通话,总像是提问和回答。那边:“黄豆(黄玉斌的儿子)很好,你怎么样?”这边:“没事,挺好的。”那边:“注意休息,少抽烟喝酒。”虽然是家长里短的闲话,但每次挂掉电话,总让黄玉斌回味许久。

这样的生活也培养了他广泛的爱好,茶道、陶瓷、酒文化、装饰艺术,黄玉斌都颇为精通。过去,他可是有名的“海量”,但当记者提到此事,黄玉斌却是直摇头:“现在身体可不行了,我只是每天睡前喝点红酒,一来对身体有好处,二来有助睡眠。无论走到哪我都愿意去研究一下当地的酒文化,看看不同国家的人都喜欢用什么方式喝酒,喜欢喝什么种类的酒。”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