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中东角力拜登铩羽而归普京技高一筹

拜登前脚刚结束中东之旅,并放话称不许中俄伊三国填补真空,普京后脚就启程飞往中东,同伊朗、土耳其两国元首举行会晤。

拜登访问中东,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他访问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打着调解巴以冲突的名号,实际上是拉偏架,使巴以局势更加恶化。

拜登口头承诺要援助巴勒斯坦3亿美元,但巴勒斯坦并不感激,其外长称拜登访问中东鼓励以色列,激化了巴以冲突。

此外,拜登还打算拉上以色列、印度、阿联酋组建一个新的“四国联盟”,名为“I2U2”。不过,拜登想用这个联盟,那就属于异想天开了。

拜登访问中东,沙特是重头戏,其主要目的是希望沙特增加石油出口,打压国际油价。

不过,沙特是石油出口大国,是高油价的获利者,沙特何必舍本逐末?况且,还要冒着得罪俄罗斯的风险。

沙特虽是美国的盟友,但双方关系并不和睦,早就貌合神离。拜登访问沙特哪壶不开提哪壶,重提“卡舒吉遇害案”,这让沙特王储沙勒曼非常不悦。因为拜登还是参议员的时候就认为沙勒曼是杀死卡舒吉的幕后真凶,还骂沙特是“国际贱民”。所以,尽管拜登访问沙特姿态放得很低,但沙特并没有让拜登如愿以偿,最后铩羽而归。

虽然拜登下令从阿富汗撤军,但美国并没有放弃中东,不想让中俄伊任何一方填补美国留下的真空。

俄乌冲突爆发后,普京基本上都待在莫斯科,很少出远门,连与克宫官员开会都保持一定安全距离,如今却只身犯险访问伊朗,足以看出中东在俄罗斯战略中的分量。

伊朗与俄罗斯关系匪浅,而且也是石油大国,对于普京访问伊朗,英国《泰晤士报》称普京此举旨在巩固新的反西方联盟。

值得玩味的是,作为美国的盟友及北约成员国,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竟在伊朗与普京会晤,这位“微操大师”究竟有何盘算,确实引人深思。

一是稳定石油价格,让拜登的算盘落空。俄罗斯与伊朗一样都是石油出口大国,如果油价下跌,势必对两国经济造成严重影响,所以双方需要通通气,在石油出口问题上保持一致。

二是“去美元化”,加强俄伊贸易合作。俄伊两国都受到了美国的严厉制裁,如果贸易时使用美元结算,势必会受制于美国,所以需要“去美元化”,要么使用本币结算,要么使用人民币结算。

从目前来看,“去美元化”和无人机交易都很顺利,普京至少已经完成三分之二的目标。而伊朗也有自己的诉求,除了“去美元化”,伊朗还需要在伊核问题上获得俄罗斯的支持。另外,伊朗想加入金砖国家机制,同样需要俄罗斯点头。所以,伊朗与俄罗斯合作互惠互利,各取所需。

再说土耳其,它是一个很特别的国家,就像它的地理位置一样,左右逢源,摇摆不定,时而亲美,时而亲俄,难以捉摸。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尔想利用俄乌冲突彰显其国际影响力,多次积极做俄乌冲突调停者。作为美国的盟友,土耳其拒绝制裁俄罗斯,而且跟俄罗斯关系“暧昧”,其中一个原因是看重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力。

要知道,俄罗斯在中东影响力不输美国,土耳其也想在中东分一杯羹。土耳其在中东与俄罗斯既有合作也有分歧,此次埃尔多安在伊朗与普京见面,自然也有自己的算盘。

路透社称,普京此行发出了一个强烈信号,表明俄伊关系更加密切,将一起商议对策应对西方制裁。

由于拜登中东之行铩羽而归,美媒便炒作“俄罗斯威胁”,认为普京此行是在展示俄罗斯的影响力,拉拢中国、伊朗等国反击西方。

从西方媒体的反应来看,还是普京技高一筹,美俄在中东的角力,至少目前来看,俄罗斯是优势一方。

美国想独霸中东,不允许中俄伊填补美国留下的真空,但拜登应该明白,中东不是美国的中东,而是一个多极化的中东,任何国家都可以在中东获取自己的正当利益。美国并非一家独大,主导中东的时代已经成为回忆。美俄在中东的角力已经开始,鹿死谁手,拭目以待。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