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多纳和义父卡斯特罗:虽出生不同但同仇敌忾奇在同天去世!

迭戈·马拉多纳Diego Maradona,1960年出生于一个普通工厂工人家庭,父亲是南美土著,母亲是意大利后裔。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郊区一个贫穷社区长大,可以说是出身贫寒。(上图)

马拉多纳是一位球场上的革命者,才华横溢,1982年世界杯上6名比利时球员围堵他就是其中一个证明(下图,图源getty)。他与贝利一起被国际足联评选为20世纪最佳二位球员之一。

马拉多纳在1986年世界杯半决赛中,在四分钟内,以一个上帝之手和一个世纪进球,帮助阿根廷击败英格兰,在球场上,为“很多像鸟一样,在1982年英国和阿根廷的马岛战争中,被英军杀害的阿根廷青年报了仇”(马拉多纳自己原话)。因此,他长期不为其手球进球而向英格兰道歉。

在1984-1991年在那不勒斯期间,他作为队长,发挥球场内外的领袖作用,帮助意大利最穷的三线城市的俱乐部,打败意大利富有的一线和二线城市的大老板们的豪门俱乐部,如尤文图斯、米兰双雄等,两次夺得意大利甲级联赛的冠军,创造了神话,成为当地人心目中的英雄。(上图)

但在那不勒斯当地黑社会的影响下,他吸毒成瘾。1991年被意大利足协禁赛15个月,在1994年世界杯被查出吸毒导致的阳性被驱逐出赛会。其1997年退役后,毒瘾多次没有戒掉,麻烦不断。

卡斯特罗1926年生于一古巴的西班牙后裔的富农家庭,为古巴革命领袖,1959-2008年期间为古巴领导人,1979-1983年期间为国际不结盟运动的领导人,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上图)

卡斯特罗喜欢读书,其在任期间的美国总统们都对其头痛,但多次暗杀、政变都没有搞倒卡斯特罗。

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卡斯特罗就和马拉多纳是朋友,在2000年马拉多纳差点死于吸食过量可卡因后(上图),他邀请马拉多纳到古巴接受治疗。马拉多纳在古巴期间,身体恢复很好,吸毒基本戒掉,可以说古巴给了马拉多纳第二次生命。

在古巴治疗期间,马拉多纳说,卡斯特罗经常在早上打电话给他,谈论政治和体育,并鼓励他恢复。马拉多纳说,卡斯特罗就像我的义父。马拉多纳还把卡斯特罗的头像刺在其左腿上。(下图)

卡斯特罗认为,马拉多纳是一个伟大的朋友,也很高贵。毫无疑问,他是一位出色的运动员,在没有物质利益的前提下,他与古巴保持着友谊。

受到义父卡斯特罗的影响,马拉多纳在古巴治疗结束后,变成一个左翼的社会活动家。

马拉多纳公开说,我讨厌一切来自美国的东西,反对帝国主义”。2004年,他在阿根廷参加了对美国领导的入侵伊拉克战争的抗议。在2005年于阿根廷马德普拉塔举行的美洲国家首脑会议期间,他参加了另一个对参会的小布什的抗议,穿着一件印有STOP BUSH的T恤(阻截布什,而且其中布什的英文名字中的S字母还被改成极为特殊的符号),并称布什为人类垃圾。(上图)

2018年他在接受阿根廷报纸《Clarin》采访时表示,我看到人们受苦, 特别是那些每月生活费都不够维持生计的人,我将考虑从政,或许在2019年总统大选中与左翼的佩罗尼斯特·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Christina Fernandez)搭档一起竞选阿根廷总统和副总统,以驱逐当时保守的政府”。

卡斯特罗在2016年11月25日去世。马拉多纳在2020年11月25日去世。

马拉多纳,虽然出身卑微,虽然生活上麻烦不断,但在支持被压迫的事业上,在球场上和球场下,他一生中不遗余力。

夺得1986年国际足联的世界杯的阿根廷前队友Jorge Valdano豪尔赫·巴尔达诺评价到,“对于长期经历军事独裁统治和各种社会挫折的国家–阿根廷来说,马拉多纳为阿根廷人提供了一条摆脱集体挫折的出路,这就是为什么阿根廷人将他当作神圣的人物的原因”。(上图)

在1990年世界杯上,马拉多纳带领阿根廷队,在那不勒斯俱乐部的主场击败东道主意大利队,让很多热爱马拉多纳的意大利人和那不勒斯人很不爽。但那不勒斯人,在得知马拉多纳去世后,将其体育场改名为马拉多纳体育场,以此纪念他。

世界各地的人们,足球圈内外的人们(包括意大利的黑手党、巴塞罗那的夜店老板和工作者、欧洲和阿根廷贩卖毒品的人)都对马拉多纳有所期待,希望他成为他们心目中想要成为的人。

但马拉多纳去意大利最穷的那不勒斯,几乎以一己之力,帮助当时最差的意甲队伍之一两夺意甲冠军,也是大家没有想到的。

但马拉多纳在最近15年,变成左翼,反对帝国主义,反抗强权,争取民生,更是大家没有想到的。

上述三个没有想到,让马拉多纳,虽然场外麻烦多多,但与其义父卡斯特罗一样,成为人民心目中英雄。

本文是作者“足球劲卫军Football Guardians FC的《足球的精神》系列之第二十六篇,未完待续。欢迎您关注本号该系列和其他系列的关于足球规律和精神的文章。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