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萨还有任何体面可言?状告自家球员德容只因他工资太高

球员状告俱乐部不守合同,在足球世界司空见惯,但俱乐部准备状告球员拿得太多,却是破天荒第一回。

据RAC1、加泰电台等多家西媒报道,巴萨的法务部门在德容、皮克、特尔施特根和朗格莱四人的续约合同中发现了明显的犯罪迹象:

2020年10月四人续约后,除皮克外三人薪水翻倍,与他们身价不匹配。巴萨要求球员放弃这份“非法”合同,重新领取续约前的薪水。

对于今夏非常规操作不断的巴萨而言,此举着实刷新了球迷对合同的认知。诚然,前任巴托梅乌固然舞弊多多,但白纸黑字的合同早已通过各方审查,2年后旧事重提,动机着实可疑。

重新缔造一支梦之队,只靠杠杆显然不够。西甲首轮开战已进入倒计时,为注册拆东墙补西墙的巴萨,已经顾不得任何体面。

时针拨回到2020年10月,彼时巴塞罗那官方宣布了皮克、德容、特尔施特根和朗格莱4人集体续约——皮克续约至2024年,特尔施特根续约至2025年,朗格莱和德容则续约至2026年。

然而,这次续约并非球员合同到期时的常规操作,而是遭受疫情沉重打击后,和球员协商降薪未果的巴萨的“缓兵之计”。

按照新合同,4人实则是拉长了合同年限,将年薪以阶梯式分摊到更长的年份,以便球队先渡过眼下难关。

巴萨此举是以时间换空间——4人的续约,为巴萨那个赛季节省了1600万-1800万欧元的薪资。

但为工资帽“解绑”,巴萨进一步透支了未来:延期支付并不意味着不付,巴萨执行完4人合同,仍要支付总计3.11亿欧元的巨款。

这个糟烂的计划,在次年夏天就狠狠地反噬了球队——因为腾不出足够工资空间,自愿降薪50%的梅西,最终仍无法注册,被迫远走巴黎。

延期支付看似是君子协定,但细究起来,俱乐部和球员都是受害者:阶梯式上涨的工资帽,意味着俱乐部每年财政支出都要被动增加,回旋余地进一步缩小;对于球员而言,一旦俱乐部决定将自己出售,抑或以其他理由缓付、少付甚至不付,同样面临着无法追索的困境。

想要在本周末西甲开打前解决注册问题,巴萨除去启动第四个杠杆继续筹钱,还要指望球员们能继续发扬风格,接受降薪。

然而,球员们却不都这么想。上赛季开打前同样选择降薪的皮克,接受了进一步调低薪水;合同只剩1年的队长布斯克茨,也愿意助俱乐部渡过难关。

但巴萨情结浓厚的拉马西亚系球员之外,加盟时就冲着高薪而来的外援们,却都对高层的动议无动于衷。

特尔施特根、朗格莱等人都不愿意接受降薪。前者在上周一度上了巴萨清洗名单,而后者则被租借去了热刺,由北伦敦球队负担部分薪水。

但最棘手的问题,显然发生在德容身上。加盟巴萨三年,德容身价已从巅峰期的8500万欧元,直降到本赛季的6000万欧元出头(均为德国“转会市场”网站评估)。

但与此同时,即便按照前一份合同,德容每个赛季税前年薪,仍高达1400万欧元,在巴萨外援中仅次于刚加盟的莱万。

倘若本赛季德容要求巴萨发放拖延两季的全部1800万欧元薪水,他的税前年薪将达到骇人的3200万欧元,现役球员中仅次于姆巴佩,和C罗、梅西、内马尔等人基本在同一水平线。

于是,巴萨自赛季结束就明示暗示德容尽快离队,甚至不惜以合同违法相逼,吃相固然十足难看,却也是断腕求生的必然。

毫无疑问,巴托梅乌时代挖下的“天坑”,成了巴萨近几季经济操作格外极端激进的诱因。但公然宣称合同“犯罪”,并不惜走法律途径解决纠纷的巴萨,无疑开了足坛先河。

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事实是,巴托梅乌时代巴萨招徕球员的核心优势,已经从情怀变成了高薪。

得益于疫情前持续增长的俱乐部营收,踩着财政公平红线起舞,且几乎年年新签低息贷款的巴萨,开出了比肩曼城、巴黎等土豪球队的薪水。

德容的溢价合同,恰恰发端于巴萨“截胡”巴黎圣日耳曼,原本阿贾克斯中场已经和法甲巨头草签合同,但巴托梅乌反手一个加薪,德容就南下去了西班牙。

尽管德容在球市上不乏曼联和切尔西等买家,但更愿意留在巴塞罗那的荷兰人,多次拒绝了两家球队的报价,甚至在英超两强许诺将支付德容迟发工资的情况下,都没能打动后者。

德容也对巴萨提出了质疑——球员经纪人提出,倘若合同违法,当初续约是如何通过俱乐部和西甲的审查?

此外,德容在此前两个赛季,已经在薪水上做出了巨大让步,球员实际拿到手的待遇,低于球员的真实价值。

最重要的是,俱乐部没钱,不是球员的错,巴萨有义务也必须支付合同约定的薪水。

目前,巴萨和德容方面都已“图穷匕见”——如果双方继续僵持,巴萨极有可能首轮无法注册新援,凑不齐豪华阵容;而执意留队的德容,极有可能被剔除出首发,年末世界杯征程将大受影响。

尽管德容看似是注定吃亏的一方,但倘若最终双方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事,对于巴萨的公众形象无疑是重创。

通常情况下,球员只有因个人过失触发合同中的相关条款,俱乐部才有权利要求合同无效。但俱乐部都不会主动充当恶人,譬如因涉嫌强奸和家暴被英超勒令不可出场的门迪和格林伍德,曼市双雄并没有因此解约甚至索赔,更不会将球员本人告上法庭。

除去西甲仲裁之外,德容还可以上诉至欧足联,直至瑞士仲裁法庭,旷日持久的对峙,之于球员固然是身心俱伤,但巴萨公众形象的持续跌落,代价只会更大。

回到德容事件的原点,从上赛季西甲开始强制执行的工资帽制度,可谓一把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双刃剑。

往常存在于西甲的负债经营、入不敷出等情况固然有所好转,但代价则是俱乐部实力的进一步削弱:很难想象,倘若巴萨不撬动经济杠杆,今夏他们的工资帽将为负数,球队注定只能卖人不能买人。

对于西甲整体竞争力而言,工资帽制度的负面意义,并不能被皇马拿下欧冠一俊遮百丑,西甲和英超之间的差距,正被进一步拉大。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面对西甲苛刻的审查,不甘心被联盟绑住手脚,又谋求补强和增收的巴萨,只是换了一种方法来完成——之前是续约,之后则是杠杆。

但拉波尔塔的得意算盘,却在德容这个关键点上被死死卡住,荷兰人无论是走是留,俱乐部都想出了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但他们恰恰忽略了球员的个人感受,以及足球圈普遍同情弱者的道德审查。

自封“不止是一家俱乐部”的巴萨,显然不是寻常企业,而是加泰地区民族、文化、信仰的寄托之一,会员制的结构,也注定了巴萨更多时候是一家“无限责任公司”,在处理德容一事上,现任巴萨高层不管掌握如何有力的证据,都显得过于粗暴和冷酷。

倘若德容最终以极端方式和俱乐部鱼死网破,那么继去年此时的梅西之后,拉波尔塔主席生涯势必将再添一个无法洗刷的污点,且开创了令人齿冷的先河。

但拉波尔塔显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毕竟踩着前任的尸体,建造一个王朝,历代巴萨“梦之队”的周期律,总是惊人一致。

而巴萨主席击鼓传花的“甩锅”大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自知不可能连任的巴托梅乌,和四位球员续下的长约,显然是留给继任者的一颗明雷。

但拉波尔塔又好到哪里去了?在使用极端手段排雷同时,他还挖下了一个长达25年的大坑,直到2047年,巴萨只有75%的转播收入,能装进自己口袋。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