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球场理应姓“公”

近日有市民反映,秦淮区月牙湖公园内的足球场地经常被培训机构占据,普通市民很难入内踢球。公园管理办公室回应称,该足球场由秦淮区足协筹建,周末作为足球青训基地使用,工作日对市民和培训机构开放。开放期间,市民上午可免费使用;下午收费150元/场。

场地设施是发展足球运动的物质基础和必要条件。据媒体消息称,仅过去两年我市就新建了217片社会足球场,让足球爱好者拍手称赞。不过,球场多了,大小球迷们踢球就更方便了吗?两者之间并不能完全画上等号。一方面,相比城区人口数量和翻了几番的足球人口,球场总量和对公众开放的球场数量仍远远不够;另一方面正如热线反映,普通球迷经常遇到时间难约、场地被培训机构抢占等问题,并不能随心所欲享有“踢球自由”。

问题的根本,是社会公共球场的开放和管理有没有落实,究竟是怎样落实的。2021年2月,国家体育总局、国家发改委联合印发《关于加强社会足球场地对外开放和运营管理的指导意见》,要求社会足球场地应积极向社会开放,尤其是政府投资和享受政府补助的社会足球场地,应全年免费或低收费向社会开放。其中细则包括确保开放时间,优先保障基层足球协会、社区足球俱乐部使用等。对照《指导意见》,月牙湖公园足球场做到了免费和低收费开放,为协会足球训练划出指定时段也无可厚非。但关键症结在于,球场的预约制度是兼顾市民需求和机构培训,还是眼睛只盯住“市场”,而忽略了其他?

从表面看,在收费开放时段,球场对全社会开放,任何人都可以预约,先到先得。但在更深层次逻辑上,两部委印发的《指导意见》及省市出台的相应计划、方案,初衷与目的都是为了提高足球场地使用率,促进全民健身国家战略实施,加快推进体育强国建设,其本质属性是公共性、公益性。政府通过投资、补助和购买服务方式推动社会球场开放,是送给广大球迷的福祉。必须认识到,社会培训机构开班授课是一种商业行为,因为其过多占用社会公共球场资源,而让普通市民屡屡吃“闭门羹”,显然是不妥的。

社会公共球场理应“用之于民”。球迷需要一方空间安放“绿茵梦”,足球事业需要足够的场地设施来承载。月牙湖公园足球场的“预约难”并非个案,类似情形也不止发生在足球领域。事实上,已经有城市出台规定:严禁各类培训机构及营利性机构占用场地。《指导意见》也着重强调:严禁任何单位或个人擅自改变政府投资和享受政府补助的社会足球场地的功能、用地性质。所谓“改变功能性质”,或许不能狭义理解为“足球场不能跳广场舞”,改变场地的公益性、群众性,也应包括在内。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